美国历史系列8、刊讯No8│《美国历史评论》1988年第4期

历史时间 2020-05-28146未知admin

  《美国历史评论》(AHR,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是在康奈尔大学和哈佛大学历史系的合作支持下,于5年创办的一本与美洲历史相关的学术性季刊。其编辑部位于印第安纳大学布卢明顿分校(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该刊不仅是美国历史学会出版物,也是世界顶尖的美洲历史期刊,在所有历史期刊中的影响因子最高,为2.188。《美国历史评论》主要包含文章和书评,每期内容约400页,于每年2月,4月,6月,10月和12月出版,共计发表约25篇文章及1000篇书评。该刊接受率约为9%。

  本次笔者介绍的是《美国历史评论》1988年第4期(),期刊主题是大西洋世界中的经济与知识交流。其中包含三个模块:AHR、三篇文章以及多篇书评(、文章及书评的具体标题见附图)。第一模块的AHR以“世界经济体系是否适用于殖民时期的拉美”为主题,介绍了沃勒斯坦和史蒂夫·斯特恩(Steve J. Stern)之间的辩论。斯特恩通过向读者介绍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对拉美历史和史学史的一些论断,进而指出这种观点存在的前景和局限性,并给出自己的一些。对此沃勒斯坦也撰文回应,认为斯特恩提出的经验数据反而加强了世界经济体系的解释力,自十六世纪以来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作为单一历史体系所具有的意义仍远超于斯特恩所建构的理论。第二模块中,两篇与拉美有关,一篇与西非有关。首篇,理查德·加纳(Richard L. Garner)通过描绘秘鲁和墨西哥这两个最重要的白银生产中心的发展趋势,激发学者对拉丁美洲殖民地发展的辩论。汇编包含一系列极为详实的文章,有助于学者评估拉丁美洲的经济以及白银对大西洋世界和欧洲经济产生的影响。第二篇,大卫·艾尔提斯(David Eltis)和劳伦斯·詹宁斯(Lawrence C. Jennings)从大西洋世界贸易体系的另一个角度来17世纪至19世纪西非贸易的价值、构成和方向。他们认为只要奴隶贸易扩大,非洲贸易就可以与世界贸易保持同步;直到1870年,贸易条件一直对非洲有利;非洲的进口构成与进口地区的进口构成非常相似,并且在19世纪末之前,非洲很大程度上保持着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没有像大西洋商贸世界的其它地区那样严重依赖进口。第三篇,萨宾·麦克科马克(Sabine MacCorck)研究安第斯山区被征服的如何根据教“最后的审判”来重新塑造或帕查库蒂(pachacuti)时代的概念。安第斯了西班牙人处死印加者帕查库蒂的历史,他们根据“最后的审判”的要求评估此事和后续事件,不承认殖民的权威性和性。安第斯与教概念的融合帮助安第斯形成了自己的期望。第三模块包含大量书评,分为通史和古代史,方便读者较快地检索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在了解文章前,首先认识一下本文作者史蒂夫·斯特恩。他是研究拉丁美洲历史的美国学者。他获得纽约康奈尔大学学士和耶鲁大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历史系担任教授长达29年。斯特恩主攻拉丁美洲殖民地、安第斯山脉、墨西哥和智利/南锥体的历史,研究人们如何应对中和冲突的问题。具体的研究主题包括美洲印第安人如何应对殖义、性别关系、经济学、默许和反叛( social acquiescence and rebelliousness)以及创伤记忆与(memories of trau and political violence)。斯特恩学术颇丰,出版众多书籍,发表大量论文。作品有《与皮诺切特计算得失:回忆1989-2006年智利问题》、《为心灵而战:回忆1973年至1988年皮诺切特执政时期智利的斗争》、《和其它道》、《性别密史》《秘鲁的印第安人和西班牙的挑战》等。

  沃勒斯坦的《现代世界体系》早已被人熟知。他将世界分为中心、边缘和半边缘。西欧是中心,南欧是半边缘,拉美和东欧是边缘。沃勒斯坦认为决定一个地区是中心还是边缘的关键因素就是对劳动力的控制方式:被强制的劳工还是劳工,二者也是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最根本的特征。

  为了更好地理解拉美是如何回应沃勒斯坦的理论,明白世界体系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意义,斯特恩认为必须将沃勒斯坦的体系放到拉美具体的历史情境中讨论,也必须以边缘的视角来看待世界历史。因此斯特恩从历史学的角度,以劳工控制为切入点,美国历史系列8开始讨论以下问题:拉丁美洲是否被卷入了沃勒斯坦所谓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如果卷入了的话,拉美自身是不是资本主义?若不是,拉美是完全的封建主义么?拉美在沃勒斯坦世界经济体系中究竟占据什么?斯特恩围绕着这一系列问题,列举拉美和欧洲不同学者的观点,结合沃勒斯坦世界体系,阐释自己的见解。

  20世纪,不同学者开始讨论拉美殖民地是资本主义还是封建主义。主流观点认为拉美当时属于封建或类封建(feudal-like)主义。1940年,一些学者认为殖民者具有逐利性,他们为在全球范围内扩大市场不断从拉美地区掠取原材料并剩余价值,欧洲的殖民活动塑造了拉美的经济生活和关系。虽然少数人持有上述观点,但是仍在和学术界引起了广泛的讨论。20世纪五六十年,进口替代工业化、古巴和日趋紧张的两极对峙格局等都加剧了学者的辩论。以拉美经委会为代表的学者和政策制定者与主流思想之间展开争论,引起很大反响。这些重要的论述在六十年代逐渐形成了著名的“依附论”。依附论关注的是商品流通,认为世界经济体系就是商品从边缘流通到中心,又从中心流通到边缘。依附论将拉美的落后归咎于“外因”,即来自西欧和美国这些中心国家的剥削。

  1960年中期,两部与依附论相关的著作出版,其中一部由弗兰克(Frank)撰写。弗兰克通过史学得出,16世纪国际贸易体系的剥削链条早已将拉美偏远的“类封建”地区与资本主义在一起。问题就在于,16世纪欧洲确实存在资本主义,但在拉美又存在一种什么样的资本主义形态呢?当时西欧对拉美的造成拉美殖民地的贫困和衰退,人们很容易将拉美和封建主义混淆在一起,那么拉美殖民地究竟属于什么性质呢?弗兰克以拉美是否被卷入资本主义体系为评判依据,判断了拉美殖民地的性质。根据贸易关系对拉美经济体系进行了细化,认为拉美出现了二元:一部分是资本主义,它融入现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并被攫取了很多财产;另一部分是封建主义,出于它的封建特质没有被世界体系所接纳,处于孤立状态。

  弗兰克的作品中的一些重要观点激发了20世纪50年代多布(Dobb)和斯威齐(Sweezy)对欧洲如何从封建主义转向资本主义的辩论。因为封建和资本这两个概念都是欧洲从中世纪向现代转变的过程中出现的,欧洲学者要想讨论这两个词是不是适用于拉美,必须回溯欧洲出现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情况。斯威齐开始评论什么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他认为,技术和关系的质变是资本主义的重要特征,出现商业扩张和追逐利润的现象无释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因为在古罗马时期就存在这种现象,但那个时期为什么没有发生技术和关系的质变呢?在他看来,正是因为欧洲出现了劳工,在此基础上形成一种全新的组织生产方式,由此帮助欧洲从封建主义过渡到资本主义。

  欧洲学者就此展开的辩论从未停息。拉克劳弗兰克混淆了“生产方式”和“经济体系”的概念。他认为,拉美经济的不发达,除了像弗兰克所说的归咎于欧洲借助贸易流通链条源源不断从拉美抽血,还在于欧洲把拉美的生产关系固化在了外来经济的之下。欧洲商业剥削所带来的封建制的经济结构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演化延缓了拉美的分工,造成国内市场规模无法扩大,阻碍了拉美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因此,拉克劳认为边缘还是封建主义的经济生产方式。拉克劳有效区分了经济体系和该体系的不同组成部分,有力削弱了弗兰克的观点,但拉克劳认为殖民经济具有“封建特性”的论述同样引起争论。

  与拉克劳恰恰相反,也有一些学者称拉美被纳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并出现一些劳工,所以拉美完全是资本主义。但作者提出质疑,如果说十六、十七世纪的拉美所发生的事件叫做资本主义的变体,那后来十八、十九世纪所发生的、真正朝资本主义进行的转变,人们又把它叫做什么呢?

  至此作者认为,若把殖民时期的拉美称作是“资本主义”,了当代拉美和殖民拉美之间不连续性和断裂现象;若把殖民地拉美看作是“封建主义”或“领主贵族制”甚至把拉美加勒比地区等同于旧世界的奴隶制,了殖民体系下一直存在的商业剥削的度性,也了这种度的剥削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将拉美劳工关系、资料、市场模式和技术发展的结构和动力与前资本主义的欧洲区分开来。因此,作者认为如果只是在“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中间做一个简单的选择,就会忽略问题的本质而落入概念陷阱。

  作者进而认为世界体系理论值得系统性地,理由如下:第一,沃勒斯坦对历史文学的深刻见解,尤其是对欧洲历史文学的丰富而有力的剖析,使得我们难以忽略沃勒斯坦的贡献。沃勒斯坦意识到近现代“中心”和“半边缘”的历史复杂性。这一洞见远远超过了同时代的学者。第二,沃勒斯坦提出最具系统性和力的理论。他认为若要16世纪以来的历史,最合适的单元不是一个国家或地区,也不是一个民族,而是被看作一个整体的欧洲世界体系。第三,沃勒斯坦对弗兰克和拉克劳的争论进行了直接和创造性地回应。沃勒斯坦认为,对资本主义最好的理解并非仅仅从劳工形式的变化入手(指劳工取代了强制劳工关系),而是从效果出发,将与强制劳工二者结合起来视为一个整体,看这个整体是否共同促进资本主义体系发展。第四,加勒比地区的一些事件促使一些历史学家支持沃勒斯坦,认同后者将整个欧洲作为单元,也认同资本主义将劳工和强制劳工二者结合起来。

  然而我们也应看到,沃勒斯坦描述的画面是很宏观的,认为印第安人一直受到剥削。实际上拉美的劳工制度随着时间在不断变化,真实的历史情景相当复杂。因此,作者从拉美和加勒比的视角对沃勒斯坦世界体系理论进行了严肃而系统地评价。他重点研究拉美殖民早期银矿和甘蔗种植园案例,因为二者属于沃勒斯坦世界体系理论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应用的核心。如果这些案例研究出沃勒斯坦的理论不适用于拉美的情况,那沃勒斯坦的理论就会受到质疑。

  在银矿案例中,米达制(mita)原来是一种的劳动方式。人们渐渐地明加(minga)代替(并没有完全替代)米达制劳工(mitayos),出现了租用或的形式。在米达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印第安酋长以及印第安人中有的人,他们作为西班牙人和米达制底层工人的中间群体控制着中下层的劳工。16世纪70年代,米达制作为一种强制劳动关系对波多西的重组影响重大。如果非要用沃勒斯坦的理论对此加以归类的话,波多西的劳工关系更像是“半边缘地区”的模式,而非“边缘地区”。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在波多西,在墨西哥和秘鲁-玻利维亚每个主要的银矿中心都有类似的现象发生,这与沃勒斯坦所描述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作者看来,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仅仅是塑造边缘地区劳工和经济方式的几个重要“引擎”之一;即使是在殖民地重要的部门内,世界体系并不总发挥着最具决定性的力量;世界体系的模式与它期望阐释的现实之间存在裂缝,世界体系所的各种局限也帮助我们从描述性的层面去解释这个裂缝。

  同样,甘蔗种植园案例也证明了世界体系无释劳工的演变形式。加勒比海和巴西种植园的非裔美洲人和雇主达成了一种协议,前者也可以在本地市场偷偷地出售一些商品,正式因为有这种买卖,这些奴隶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能迅速地转变成农民。作者描述的历史事实都和沃勒斯坦的理论产生了一些冲突。如果我们对以沃勒斯坦为代表的“欧洲中心论”不进行细致的研究,就会大而化之地认为拉美完全是欧洲的附属、欧洲的发展是以拉美的输血为代价的。但是作者详细考察银矿和蔗糖生产部门的“劳工演变”,清楚地向读者了生产关系比世界市场或利润导向更重要的事实,提醒学者应聚焦拉美的“当地条件”,美国历史系列8回实历史场景。

  最后,作者给出几点。首先,我们必须回到最初,质疑我们最基本观念的组成方式,即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些概念是怎么形成的,我们最基础的一些准则规范,去构建一个新模型搭起的框架。其次,作者倾向于从沃勒斯坦理论中挑选一些重要观点,以更恰当的方式把它融入全新的架构中去。作者也提到,历史学家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构建一个新的模型,或者至少要提出新的见解,深刻剖析殖民地经济生活的明显矛盾和反常现象,给出有意义且具有力的解释。这种新方法不仅需要融合不同派系提出的模型和真实见解,也必须成功融合“欧洲中心论”主导下的那些被忽视或被淡化的个体特质。然而直到文章发表之时,“欧洲中心论”仍处于殖民地美洲经济历史研究的核心。这项艰巨的任务超出了本文所讨论的范围和作者当前的能力。目前,作者只能提出一些切入点。在进行具体的历史时,我们需要将之前谈到的三个“引擎”考虑进来——欧洲的世界体系,边缘地区为了进行的惯常策略以及商人精英的利益与美洲“中心”紧密。正是在这三个主要引擎相互作用和相互影响中以及它们各自内部的和矛盾中,我们才能找到理解殖民地经济生活的结构、变化和驱动力的关键。

  此外,在理论和基本分类层面,作者学者需要更仔细地参考早期的学术创新。这些创新是拉美的同行做出的,却被美国的学者所忽视。早在依附论和沃勒斯坦世界体系出现之前,拉美有些历史学家已经注意到这些历史现象,只不过他们没有成体系的提出来。作者认为,拉美的同事在上述领域颇有建树,大家必须了解、欣赏他们的工作;必须把“边缘”的学术纳入到“中心”的讨论中来。

  ●《拉美研究通讯》由中国拉丁美洲学会主办,下设智讯、会讯、刊讯、书讯、等栏目,全面系统介绍全球最新的拉美研究、活动、机构和学者等。

  ●《拉美研究通讯》(中文)主要向中国读者推介全球的拉美研究动态;《拉美研究通讯》(西文)主要向域外读者推介中国的拉美研究动态。

  ● 欢迎有志于全球拉美研究信息交流的青年学者/生加入我们团队(编辑、记者、作者、通讯员等),美国历史系列8有意者请将简历发送至。

  ●中国拉丁美洲学会(CALAS)是中国研究拉美地区的民间学术团体, 旨在团结全国涉拉人士,推动中国的拉美研究发展,加强同全球拉美学界的交流合作。阅读原文

  我是华东师大心理学院副教授王继堃,良好的亲密关系什么样,问吧!

  我是华东师大心理学院副教授王继堃,良好的亲密关系什么样,问吧!

  我是华东师大心理学院副教授王继堃,良好的亲密关系什么样,问吧!

原文标题:美国历史系列8、刊讯No8│《美国历史评论》1988年第4期 网址:http://www.whxfmy.cn/lishishijian/2020/0528/187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拨乱反正历史网 www.whxfmy.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