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名人 张邦昌,当了三十二天的,后被宋高赵构一袭白绫赐死

历史名人 2020-09-16113未知admin

  懦弱和这两个词能划上等吗?

  有人会说,这两个词压根就是反义词吗,怎么能划等呢?

  如果您看了下边的这个人和他所作的那些事儿,您就会知道原来懦弱和可以联系的如此之近。

  今天说的人叫张邦昌,这是个啥人呢,这么说吧,连秦桧都看不起他。

  而关于张邦昌的家乡也有几种不同的说法,而这几处百姓,你推我让,谁也不承认张邦昌是他们那里的人,就是这么个家伙。

  而张邦昌其实也没有什么重大的,与篇章里的相比,他可以算的上是个大大的“善人”。

  善人的意思就是软骨头,可在民族危亡的时刻,就是这些软骨头,葬送了大宋王朝的江山,也葬送了宋朝皇室和无数百姓的性命。

  大宋,纳币分疆

  女真是一个神秘的部落,他们最初生活在农安县以北,属于那种尚未开化的游牧民族,由于极北苦寒,女真人的生活状态是可想而知的。

  而这个神秘的部落缘何崛起,一直是个谜,虽然史书多有记载,但是据大学刘甫江教授考证,史书上所说的女真崛起的一段历史有很多不实之处。

  而后人们却大多相信史书中的说法,说完颜阿骨打如何励精图治,创造了金国。而且满清也相信自己是这个强大民族的后代,并用后金作为自己的名。

  其实,金国的崛起源于大宋王朝的和扶植,扶植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杨家将的那个老对手契丹。

  契丹,也许你的印象只是那个狂野放荡的游牧民族,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他的起家我不多说,后边的述律平的章节我会给大家仔细介绍。我只想说宋朝时的契丹是一个强大且文明的国家,他有着先进的汉族文化,也有着自己的农耕,即便不抢劫,也不会被饿死。

  而宋徽却目光极其短浅,他想要女真人和契丹人干起来,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结果宋朝眼睁睁的看着金国硬生生的把一个强大的契丹帝国消灭,宋朝亲手把一只塞北的小狗培植成了森森獠牙的野狼。然后野狼成功吃掉契丹这块肥肉后,终于对南宋这块大肥也咬下了重重的一口,百年盛世就此终结。

  而即便是这样,南宋照样没有吸取教训,当金国(女真)成为了一个文明的国家后,南宋故技重施,未开化的蒙古联合,又灭掉了金国,后来怎么样?

  宋朝孤木难支,终于。

  当然,我们没有必要把话头牵的这么远,因为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叶子,北宋和南宋的也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但是本文并不是要谈这个问题,所以不再做评论。

  我们把视线重新集中到靖康之难这个历史事件中来。

  公元1120年,在宋朝的下,金国终于灭掉了辽国,活捉了辽天祚帝。而在分赃的过程中,宋朝也得到了连赵匡胤、赵光义这些强势帝王都没有得到的幽州。

  如果善加利用这个条件,大宋王朝很有可能强势下去,但是很可惜,宋徽只是个艺术家,就连被称为“六贼”之一童贯都知道幽州的重要性,劝谏宋徽大将镇守。

  可是,宋朝军队却认为金国不敢南侵,疏于防守,公元1125年十月,完颜望率军自平州(今秦皇岛市卢龙县)攻燕山府(今西南)。宋易州(今市易县)戍将韩民毅投降。公元1126年一月,于白河(今密云县白河峡谷)和古北口(今密云县古北口镇)大败宋军;两天后,宋将郭药师降,宋燕山府防卫崩溃;不久破宋中山(今定州)派来援军三万人,一月十四日金军又破宋兵五千人马于真定府(今正定),一月二十二日金军攻克了信德府(今邢台)。

  刚刚夺回的幽云十六州竟然莫名其妙的被金国夺去。

  宋朝再次失去了重要的北方屏障,而宋徽此时已经让位给宋钦,然后去当他的优哉游哉的太上皇了。

  公元1125年,金军分东、西两南下攻宋。西由完颜翰领军直扑太原,东由完颜望领军攻燕京东金兵渡过黄河,南下汴京(今河南开封)。

  谁也没想到,金兵会来的这么快,西左副元帅完颜翰则率军自大同攻太原,没有完颜望顺利。公元1125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攻克朔州(今山西朔州),公元1126年一月六日破代州(今山西代县),一月十五日包围太原,但在太原受阻。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宋朝东防线的压力。

  而在东,历史名人虽然金兵顺利的到达了东京汴梁城下,但是李纲的顽强抵抗,也让金兵毫无办法。

  战局就此僵持了下来。

  而这时,朝中的意见开始有了分歧,一派是投降,一派是抵抗。

  抵抗派以李纲为首,不过李纲的强硬也没有什么底气,这时的李纲和一百多年前的寇准挺像,但是可惜他没有寇准运气好。

  宋真信任寇准,而李纲虽然在东京战中初战告捷,但是宋钦丝毫没有相信这场战争会赢得胜利。

  而此时一个人了历史舞台,这个人就是张邦昌。

  张邦昌,字子能,进士出身,历任尚书右丞、左丞、中书侍郎、少宰、太宰兼门下侍郎等职务。

  可以说张邦昌是投降派的代表人物,他一直认为,大宋的军队打不过金军,即便李纲取得了胜利,那也是侥幸的,金国很有可能随时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那时东京必然变成一片废墟。

  张邦昌主张既然金国是蛮夷,干脆就用对待契丹的方法,当初寇准不是花钱解决了问题吗?用很少的钱买来了百年的和平,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办呢?

  可是张邦昌并不知道契丹和金的区别,契丹讲信誉,拿了钱人家办事,绝不来再打你,而金国就是个不开化的北方蛮夷,拿了钱,也不办事。

  而宋钦就是看着张邦昌好,真乖,乖得都不像是儿子了,像是孙子,我就需要你这样能为朕分忧的臣子。

  而金国也很配合,顺势提出了谈判的条件,金五百万两,银五千万两,牛马万匹,绸缎万匹,外加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

  这种条件不是金国彻底的不了解行情,就是等着宋朝去划价,因为就算把宋朝的金子全加在一起,也决到不了五百万两。

  而张邦昌此时看到金国开出的价码,心中却燃起了希望,只有有价就行,这年头就怕有钱没处买去。

  可是李纲对于张邦昌的懦弱十分,他大骂张邦昌丧权辱国,是个十足的。而张邦昌也不含糊,说李纲你有能耐自己退敌啊,在这是会别人算什么本事。

  而历史就是这么的无情,他总是让得志,。

  就在此时,陕西来勤王的由种师道率领的援军,与金军接上了火,种师道本想偷袭金军,却没想到大败而回。

  这和他们与东京守军缺乏必要的联系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是采用里应外合的方法,宋军很有可能战局。

  可是失败了就是失败了,这次失败的不只是种师道,还有李纲。

  本来就是一次小小的失利,可是早已不能承受任何压力的投降派,认为种师道了和平谈判的进程。论空前的高涨,特别是张邦昌在宋钦面前把金军描写的跟一群下山的猛兽一般,总之一句话,那些家伙就不是人类,跟他们打仗,不会有好果子吃。

  张邦昌甚至是在朝堂上大骂李纲,说他和谈,惹怒了金国。李纲是又气又恨,大骂张邦昌,对金国没有本事,却在这里痛骂自己的。

  宋钦火了,他再也听不下去了,说白了,全国最大的投降派不是张邦昌,而是他宋钦。

  宋钦怒了,他把李纲贬出了东京,李纲了,他没有亲身靖康之难,算是一种幸运吧。

  但是,个人的幸运无法一个国家的命运。

  谈判终于开始了,康王赵构主动请缨,作为首席代表,还要有个会说话的人去啊,谁最合适?

  宋钦看来看去,恩,还是你张邦昌,你不是一直主张和平吗?还是你做这个谈判代表更好一点。

  张邦昌接到这个任务头皮发麻,因为按一般原则来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可是金国不是人,他们不讲规矩,这点张邦昌很清楚,所以,他很害怕,让金国人不杀自己的办法就只有一个了,尽量答应他们的条件,只有这样才能活命。

  “割地使”,这是张邦昌的新职务,真不知道这样的职务名称是咋想出来的,说白了张邦昌就是去金营交了一趟预付款,也就是把康王赵构送去当。

  金军统帅完颜望,先怒责张邦昌,说金国受到偷袭,张邦昌吓得手足无措,泣涕交颐,连说种师道的夜袭绝非朝廷本意。大概完颜望一来看张邦昌哭得可怜兮兮,觉得这个软骨头日后有可用之处,所以就饶他。

  但是金国不收预付款,原因是康王赵构不是嫡子,级别太低,换肃王赵枢过来。

  这样的条件,竟然张邦昌全都答应,把康王送了回来,把肃王送给了金国当了。

  金国真的看傻了眼,乐开了花,本来是来接孙子的,结果来了个装孙子的,还真有这么个孙子。

  当然钱真的是没有这么多,双方砍价巴,最后达成协议,金二十万两,银四百万两,别急这只是个起步价,三镇仍旧割让给金国。

  什么叫丧权辱国,就四个字,割地赔款!

  张邦昌的名字就此钉在了中国的耻辱柱上,此时就连秦桧这样的后世奸佞,都不屑于与他为伍。

  靖康之耻

  张邦昌的软弱,必然助长金国的气焰。

  谈判结束了,而回来的只有张邦昌,肃王被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金军满载而归的撤退了。

  宋钦以为一切都过去了,那个太上皇宋徽也这么认为,他为了鼓舞大家的士气,也回到了东京。

  而由于张邦昌的软弱,悲剧一出出的上演了。

  先是太原,既然已经被割让,那太原的行就应该归金国所有,可是太原的军民可不这么想,天晓得怎么想的,把这座太祖、太费了无数生命才打下来的城池,拱手让给金国人。这不是开玩笑嘛?

  可是,太原有个问题,这座坚城在被赵光义打下来后,就被拆了。

  而太原永远是战略的要地,很快太原城被重建起来,可是重建的太原城却没有原来那座太原坚固了。

  原来那座太原耗死了周世、宋太祖,直到宋太时宋朝才耗尽了最后的一点元气,才将其攻下。

  而眼前的这座城池,只坚守了一年,他的城墙就被金国的大炮轰塌。

  唯有不变的,是这里的彪悍个性,和那种不畏的抵抗意志,城破之日,所有官员武将无一投降,所有百姓无一投降,或者战死,或者。

  在金人看来,张邦昌之流是这么的软弱,而太原的宋人确实如此的强横,同在一个屋檐下,咋差距就这么大呢?

  太原的失陷,使得金军再无顾及,靖康元年十一月,与东京第一次被围只相差几个月的时间,宋钦也没有想到,女真人比翻书还快,他们又来了。

  而整个宋朝都城没有丝毫的防备,第一次防守时,全东京有超过二十万的守军,还有陕西的援军。

  而这时,勤王的援军刚刚散去,东京只有三万守军,把这三万人分到四个门去防守,每个门还不到八千人,去过河南开封的朋友就会知道,这是个多么难完成的任务啊。

  而更要命的是,这时所有的皇亲贵族除了宋哲的孟皇后和康王赵构外,都在这座孤城之中。

  而更更要命的是,城中已经没有像李纲这样的抗战派了,这些人基本上都被宋钦清洗掉了,或者被免职,或者被外调。

  虽然康王赵构正在组织义军,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十一月底,东京汴梁这座古城被金军攻破,那个曾把水浒英雄打得落花流水的张叔夜本想宋钦逃跑,但是没有成功。

  而的义军也被金军打败,东京再无援军可至。

  金军整整在开封墨迹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期间,张邦昌成为了宋朝与金国沟通的桥梁,老办法,赔款行不行?

  咬咬牙,再割地给你,要不您再选一个皇子给您当,怎么样?

  爷爷们,只要你们能走,啥条件都好说。

  金国的将领见到张邦昌无不好笑,但是看着这样的家伙又有几分可爱,乖孙子见多了,乖得像这样的头一次看到。

  公元1127年二月二日,金太的处理意见终于到了,废掉宋的太上皇和,另立异姓为帝,把这里当做金国的附属国好了。

  金军要走了,他们同时带走了徽钦二帝及皇族470多人(这里有著名的柔福帝姬),还有文武百官2000多人(秦桧也在其中)。金国不舍汴梁的花花世界,把留下的无数精美的艺术品付之一炬,中华瑰宝难逃。

  而更为的是汴梁的百姓,他们受到了金兵三个多月的,无数妇女被,历史名人无数财产被金军掳去。

  而最惨的还是被金军掳走的那些人,而这些人员中命运最悲惨的当属那些的女性,《三朝北盟会编》、《靖康稗史笺证》、《瓮中人语》、《南征录汇》、《开封府状》、《语》、《青宫译语》、《宋俘记》、《燕人麈》等等史料都记录了这些女人的悲惨。

  我只举一个例子,被抓入金营的女性,遭到金军将领的,她们更换舞衣,给金军将领劝酒,稍有就被当场斩首。有三名女性拒不,被金兵用铁竿捅伤,扔在营寨前,血流三日方才死去。斡离不(金军统帅之一)指着这三名女子的尸体王妃、帝姬要以此为鉴,否则同样。他们还强令福金帝姬安慰、刚到的人梳妆打扮、更换舞衣,供金军将领。不久,保福、仁福、贤福三名帝姬(宋徽改称公主为帝姬)和两名皇子妃被而死。在金军将领宋徽参加的宴会上,斡离不向宋徽提出把富金帝姬嫁给设也马(真珠大王),遭到宋徽“一女不事二夫”的。粘罕不胜恼怒,竟在场的金军将领每人拉走两名女子,任意。为了满足金军将领们的淫欲,斡离不甚至下达了“元有孕者,听医官下胎”的命令。

  而据很多史家统计被掳的女性真正能到达金国的只有一半多点,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四十四。

  而这些死在上的女性多是被金军的。

  而这些女人中也有为了,的烈女子,宋钦的皇后朱氏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在异族者的众目睽睽下,宫廷、室妇女遭受的集体使钦的朱皇后感到,面对金朝者的,作为战败民族女性的代表,为了捍卫自己和所代表民族的女性的,履行母仪天下的职责,她选择了以死。朱皇后先是自缢,被人发现后救活,后她仍投水而死。

  在所有北迁的女性中,朱皇后最具有,她的这种刚烈行为其后还得到了金人的。金世下诏称赞她“怀清履洁,得一以贞。众醉独醒,不屈其节”,并追封她为“靖康郡贞节夫人”。

  男人的软弱就是女人最大的不幸。

  三十二天的

  以上是靖康之难的一些细节,而这起的张邦昌继续着他的。

  金太有了旨意,要选一个异姓当,谁最合适,当然是张邦昌了。

  任命下来了,很多史书上都是这么记载着这段历史的,说张邦昌是叛臣,是,是大大的,他欣然接受了金国的任命当上了,改国为楚。史称伪楚。

  实际上,张邦昌并不是叛臣,他只是个懦夫,胆而已。你让他当,他还真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和气魄,更没有那种野心。

  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当时张邦昌接到金太的任命,简直是把他的胆子都吓破了,当,那就是彻底的啊,这事可不能干,所以他执意。

  可是当金人说完一句话后,张邦昌就彻底软了。

  “你当不当,初七你要是还不当的话,连你在内把汴梁城所有当官的都杀了!”

  “那我还是当吧!”

  “恩,这才乖!”金人像是对待小屁孩一样,看着张邦昌。

  而的大臣一起在任命的文书上签字,就这样,一位历史上最为尴尬的诞生了,张邦昌的生涯从开始到结束,自己连句朕字都没敢说。

  张邦昌心虚啊,他知道金兵其实也没有吞并中原的实力,要不犯不着费这么大力气非给把自己立为傀儡,赵家早晚还要回来坐江山的,而自己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所以,张邦昌始终都没敢在宋朝的正殿(的办公地点为紫辰殿和垂拱殿)处理公务,只是在文德殿办公。

  张邦昌登基之后,百官要拜,张邦昌一律不允许。

  而像张邦昌的死党王时雍等人,却很想张邦昌登基,然后自己在其中可以捞到一些好处,所以他们对张邦昌百般讨好,当张邦昌看到这几位爷跪在自己面前,差点没给他们。

  所以后来,张邦昌若遇见有人跪拜,实在躲不开了,就站起身躲在一旁,让百官空拜的座位。

  而此时金人又发难了,怎么才抓了这么点皇亲国戚啊,肯定是他们藏匿在民间不敢出来。孙子,快去给我们找来。

  张邦昌心里头打鼓,这哪是人过的日子,还不如死了痛快,但是想想自己的性命,他还是答应了金人的要求,派徐秉哲到处搜寻宋朝室,逮到就到金营。

  金人又让他催交银两,张邦昌依然不敢言语,马上命开封府到各家去,无奈东京的百姓连遭战火,即使倾家荡产也无法凑足那个天文数字。

  张邦昌左右为难,现在自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得罪金人现在死,得罪别人以后也没有好果子吃。

  怎么办?

  张邦昌跪在金使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实在是没钱了!求爷爷们高抬贵手吧!”

  这句话如果换一种说法而且在几个月前就跟金兵说的话,恐怕结果不会是这样,当第一次金兵围困东京的时候,他们要钱,张邦昌就应该扯着嗓子对他们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金军知道东京再也榨不出什么了,他们只是想最后一次戏耍一下张邦昌,看着他把宋人最后一点颜面丢尽。金军一句话,钱我们不要了,然后就带着宋朝的室和大量的金银财宝满载而归。

  张邦昌心里高兴啊,总算送走了这些爷爷们,可是该怎么眼下的这个烂摊子呢?

  首先,他脱去龙袍,换成缟素,率文武百官及城中的百姓在南薰门摆设香案,面对带走二帝的金军遥遥祭拜,然后声泪俱下。很多人认为这是在装样子,我倒相信张邦昌哭的是真的,他此时就像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哭吧,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紧接着,张邦昌找到了唯一一个没有被带到金国去的皇族女人孟太后,让她老人家赶紧垂帘听政。

  了,张邦昌当了三十二天的皇上,终于退位了。

  张邦昌又派谢克家把大宋的授命玉玺献给康玉赵构,做完这些时候,张邦昌以太宰的身份退处资善堂,等待处理。

  康王赵构启程了,张邦昌暗中派使官奉车驾、衣物以及御用之物去南京进献给康王。

  不久他也赶到南京,拜见康王。张邦昌见到康王时,依旧是故技重施,一边哭一边陈情:“邦昌得知二帝蒙尘,哀欲绝,以身投地欲殉家国,绝而复醒,金人却不肯收回成命,实在是口舌难争,邦昌又以首触柱速求一死(这个绝不可能),无奈金人昼夜监守,求死不能(绝对的忽悠),忽然城中百官劝进(这是事实,背黑锅啊),推邦昌为主以求自免。倘使邦昌手中有甲兵,一定与大金到底!(早干什么去了?)邦昌本不想辱偷生,只为百官劝谓:“势已至此,虽死不能使二帝回迁,只有从权全人,才可保全室,以谋后留。若一节而死,一定二帝,怎么称得上是呢?”本来邦昌身为宇辅,世代承恩,主上蒙辱而不能死节,还有何面目见天下黎民!然而念及复兴之计,实在不心一死而置家国不顾!”

  明明是,却把自己说的跟辱负重的中兴之臣一样,简直令人恶心。

  不过康是原谅了张邦昌,并好生安慰,因为康王曾经和张邦昌一起到金营去谈过判,他了解张邦昌,他只是个胆而已,要是给他扣上个谋朝的帽子,就连高自己都不信。

  公元1127年五月,康王赵构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登基称帝,是为高,改年建炎。张邦昌被封为太保、奉节度使、同安郡王,五日一赴都堂参决大事、不久又擢为太傅,位及三公。

  可是,南宋迁都以后,对于张邦昌的非议之声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而张邦昌也知道自己的处境,自己可不是程咬金当过皇上,睡过龙床,抱过娘娘(小说中的情节,正史中无此事),还能安然无恙。

  想要让皇上别惦记自己,恐怕就给来点非常手段,他把养女和香进贡给高。和香进宫后,赵构就迷上了,没有心思理朝政,整天是花天酒地。

  不久,金兵卷土重来,又兵临城下,军队的紧急情报送不到手里。因为和香告诉宦官,不准往里送信。等金兵攻破宫门,赵构才慌慌张张地从后官门逃命。和香在忙乱中被金兵,被送到了金军主帅完颜兀术面前。

  完颜兀术却是个明白人,这种女人留下必是个,就杀了。

  由于张邦昌父女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朝臣的不满,人们纷纷。孟太后从张邦昌当傀儡起,就恨他入骨,因为大宋皇族是这场的最大苦主,比老百姓还惨,除了个把侥幸逃脱外,其余的亲戚几乎都被捉到了金国遭受。历史名人

  又加和香惑主事件,孟太后命令高杀了张邦昌。

  在内外的共同压力下,高不得不杀了张邦昌,但是他下的命令很宽松,“张邦昌赐死,不予九族。”

  当张邦昌看到康王赵构的这一封诏书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贬到了湖南长沙,张邦昌一生怕死,这次也不例外,可是他知道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的方法可以他的性命了。

  他想了各种死得方法,自刎,太疼,喝毒药,事先没准备,最后他只好取了一条白绫,自缢了。

  张邦昌死了,他是吗?

  我觉得不是,他曾经乞求金军放归了许多重要的人物,和他素来不和的张叔夜、秦桧都是他请求放归的。

  冯澥、郭仲荀、曹辅、汪藻、谭世绩、孙觌、徐天民、苏余庆、沈晦、允迪、黄夏卿等都是在靖康之变后,他金军统帅乞求没有带走的人物,而这些人物都是精英,远比那些皇族有用的多,他们都为大宋王朝的顺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南征汇录》中,也同样记载了张邦昌乞求将已经怀孕的公主或王妃留下的记录,只不过金军没有答应而已。

  张邦昌没有罪,只有错。

  错在他的性格,错在他的懦弱,错在他呆在了他本不该呆在的上。

  从这点上来说,懦弱也是一种,它不会自己,却会别人,他了,却了,只此而已。

  愿天下像张邦昌一样的“老”越少越好!

  现在很多人都认为见义勇为很吃亏,不要做!可是人人都的话,我们的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子呢?

  我曾经听到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青年见到了一个人抢劫,结果当歹徒从他身边经过时,他放走了歹徒,而过了两天,自己的父亲却死于一个歹徒的刀下,而当警方抓住凶手后,青年才发现原来凶手就是自己放走的那个人。

  懦弱其实是一种天性,人类对于死亡的恐惧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因为人死后,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会让我们每一个人都。

  可是,不只是由一个人组成的,有时懦弱是一种,更是一种的表现,因为如果你面对恶,选择逃避或者不去作为,那么受的很有可能是你自己,或是你的亲人。

  从此,三维动画开始在大银幕上大行其道,而这个乔布斯所创立的动画也以它在三维动画领域技术先锋的身份,继续着故事和艺术上的探索。

  齐恪不能说“梅素莫名任性”,也不能讲“你有孕在身不宜车马劳顿”。因他若是这样讲了、说了,就势必会引出诸如:殿下确是该在意这还未降世的齐性子孙,我只是个托辞罢了”这样的话来。届时惹得王妃娘娘气性更大,那便是得不偿失!

原文标题:历史名人 张邦昌,当了三十二天的,后被宋高赵构一袭白绫赐死 网址:http://www.whxfmy.cn/lishimingren/2020/0916/2190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拨乱反正历史网 www.whxfmy.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